任惠中
任惠中个人官网: 网站首页 > 艺术评论

01笔酣墨舞的高原盛典——析任惠中《盛典》

我们并不知道这具体是一场什么盛典,画家有意略去了那些可以阅读和辨识的东西,甚至连具体的环境也略去了——只在远处云天相接的地方,隐约可见雪峰的身影。但是,熟悉藏区生活的人都知道,这样的盛典场面,在青藏高原经常可见。每年的4月15日,无分男女,不论尊卑,拉萨人要绕拉萨城转圈。大雁南飞的季节到了,谷物一片金黄,收割之前,藏人要排着长队,高举青稞和麦穗,绕着田地转圈。每隔12年,为了世界四大部洲人类的安宁与幸福,虔诚心善的藏民要去转神山,神山方圆数百里,转一圈要好几天。

02漫漫的高原慢慢的画 文/任惠中

对高原藏区的向往那么浓厚和渴望,因为这里的确有着独一无二的自然与人文。尤其是在那天地间生存的藏民族,深受佛教思想影响的地域,宗教的力量深入骨髓,人们的价值观、生活方式和生存环境完全不同于内地,在这呼吸都困难,去一个不算太远的藏族冬窝子或夏草场也是很不易,你很容易被路遇或经停的一户人家,一 个举动、一个眼神所打动,存在心间,留在速写本里。遗憾的是,眼、心、手不能传递的那么尽意。一步一步在这大地上适应着高原反应,却无法抑制激荡在胸中的心情......

03任惠中画展暨师生展——研讨会纪要

任惠中画展暨师生展——研讨会纪要
时间:2013年7月7日
地点: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会议室 研讨会
主持人:王鲁湘

04牧歌式的礼赞--任惠中“甘南速写”欣赏 文/王久辛

在欣赏任惠中的“甘南速写”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胡松华演唱的牧歌,感觉那既遥远又清晰的旋律化作了惠中笔 下恣肆洋溢的速写——一种诗人面对自然的不自主的创造。

05《任惠中画集》序 文/郎绍君

20世纪画家开始注意藏区生活是在40年代初。那正是抗战的相持阶段,聚居四川的画家纷纷到青海、甘肃、新疆等地写生,张大干、赵望云、关山月、董 希文、吴作人都在青海湖畔或戈壁滩上留下了足迹。战争净化了都市情怀和市民意识,走出象牙塔的艺术家们以新奇的、虔诚的目光捕捉着大西南和大西北的一切, 包括藏族妇女的身影,藏区的景色。

06从传统旨向寻绎艺术的人格美--任惠中绘画艺术思想浅议 文/胡忠伉

太阳落山时的最后一抹晚霞辉映出茫茫高原的辽阔与神秘,以及那雪山、草地间的风土人情:那湛蓝的天、那牛群、醉人的酥油茶,还有牧羊姑娘甜蜜的微笑……我就像来到了美丽的高原,走进喇嘛庙,听那鼓节奏中的诵经声,投身于虔诚朝圣者如水般的人流中。

07艺术永远是创新的 文/冯其庸

我没有到过西藏,也很少读描绘西藏的画。当然,我看过反映西藏的摄影作品,也去过甘南,到过拉卜楞寺,拍了一部分照片回来,但那只能算是“随喜”、“随 着”,说不上是生活,更说不上是对藏族同胞的了解。但我多么希望能去西藏,多么希望能去深入地作些了解,去生活上半年或几个月啊!我读了任惠中反映藏区的 画册,这个愿望更加强烈了,是惠中的画给了我激情和这种求知的欲望。这部画册在我身边已经有两个月了,我展读了有十多次。打开画册,扑面而来的是浓烈的生 活气息,完全崭新的艺术风格,一种从生活本身创造的新的艺术风格。

08任惠中的“优越感”及其作品读解 文/马 啸

身居西北高原的任惠中,时时表现出一种“优越感”:自己离东西大陆最大也是最后的那片顽强保持自身纯洁性的乐士——藏民居住区是如此之近,以至于当 那些东部、中部或南部发达地区的“艺术饮渴症”“患者”们从数千公里之外蜂拥而至继而又匆匆离去时,他常产生怜悯之情;同时,每当外界传“某某新潮淹没了 多少多少画坛新秀”之类的消息时,他又会为自己感到庆幸——他深信自己的周边不会变成汪洋,因为有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,而这种语言是以脚下那片丰厚的土地 做基石的;因为除了技巧、形式外,他更注重作品的内在品格。

09线条上的灵魂--我看任惠中的画 文/唐 栋

没想到,写这样一篇短文会如此艰难。自我决意要写一点关于任惠中的国画作品的文字,至今已人半年时间了仍无从下笔。这半年多来任惠中的一些作品资料 就搁在我的案头,时不时地翻—翻,想一想,总觉得宛如大海行舟,眼底涌动着瑰丽的浪花和海天一色的壮美,却很难一下子看到遥远的海岸。即便是现在写成的这 篇文章,也可能只是不尽达意的勉强表述。

10我眼中的任惠中 文/李 镜

想到任惠中,总会想到他的眼睛。那双眼睛静静地望着你,几乎永远是那样安静,不温不火,不浮躁不张扬。聊天的时候,他的声音也是那样平静,绝无逼人的滔滔不绝,和他而对而地默坐、聊天,都很舒服。那时,你会感到心与心的靠近。

共 21 条 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