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惠中
任惠中个人官网: 网站首页 > 艺术评论 > 正文

牧歌式的礼赞--任惠中“甘南速写”欣赏 文/王久辛

在欣赏任惠中的“甘南速写”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胡松华演唱的牧歌,感觉那既遥远又清晰的旋律化作了惠中笔 下恣肆洋溢的速写——一种诗人面对自然的不自主的创造。


惠中的这组速写之所以显得个性鲜明,主要的因素是一种内在的审美思想借助于诗人似的冲动得以实现的。比如诗人,当他因自然景物而发现某一种情态与内心的经 历相吻合的时候,就会于默然中悟出山水的语言,发现自己的过去和现在,而产生一种升华的创造冲动,于是诗句迭出。画家恐怕没有诗人这么复杂,当他面对自然 而悟出山水的道理的时候,最直接的抒情方式就是画速写。没有任何一种绘画不依赖线条。


速写实际上就是线的表现力的竞赛,是线的艺术创造。我们通常见到的速写与我们眼前的任惠中的速写最明显的差异,就是线的用法截然不同,比如我们大家看到的 是竖线,而他画出的却是意象中的房子及那房子周围茸茸的景物。我觉得任惠中的速写之所以可以毫不含糊地称之为创作,就是因为他的线有一种异样的表现力,这 种表现力不仅仅因为他的线不同于寻常的线,还在于它的视角也往往与众不同,所以当他来到甘南的时候,当他像诗人那样对眼前的一切发生兴趣并被眼前的一切侵 人的时候,他的这种异样的表现力就显得跃跃欲试,显得发挥才能的余地十分辽阔。可以说这种感觉与甘南草原本身的辽阔又十分的吻合,仿佛大地立了起来,永远 也走不到边;仿佛一切的—‘切都发生了巨变;竖的不再是竖的,横的不再是横的,所有的线都在惠中的眼前发生了变异,等等。我理解这种现象,称这种现象为古 代文论中的“心随境迁”,也就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不应当准备好一些模式或框框带到哪里,他应当具备大家的那种随机应变的本领,应当培养出能很理解景物的能 力和进入创造的才华,当他面对甘南草原等风光景物的时候,才不会重复自己、重复别人。任惠中的“甘南速写”之所以好,就在于他用异样的线表现了甘南草原馈 赠给他的异样的风光感受,随着这种感受化为线而展现在我们面前时,他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对甘南草原虔诚的礼赞。